您的位置:首页 > 名镇资讯 > 发展政策 >  正文

彭真怀:新型城镇化需要政府主导

 发布日期:2014-01-07     作者:wangtao     来源:中国名镇网        

中国名镇网讯去年年末,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套开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推进新型城镇化的6项任务。作为全面深化改革元年,在2014年,中央出台《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下称《规划》)几成定局。

日前,中国人民大学地方政府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彭真怀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新型城镇化有三个关键问题:一是改革命题,还是增长命题;二是主体究竟是大城市还是小城镇;三是政府主导还是市场主导。

新型城镇化的三大争议

记者:2013年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从去年年初一直推迟到12月才召开,外界认为其中存在一些争议,你怎么来看这种争议?

彭真怀:城镇化问题并不能单纯着眼于一地一隅。如果将视野放在人类历史发展这一格局下,新型城镇化的提出具有里程碑意义。

围绕新型城镇化,目前,理论和实践探讨中存在争议的地方,首先是,新型城镇化是改革命题,还是增长命题。

我认为新型城镇化更多的是改革的命题。之所以存在争议,就因为其中牵涉利益改革。新型城镇化至少牵涉39项制度改革。就中国而言,这些问题尤为复杂迫切。

到底是改革还是增长的命题,我们必须弄清楚。如果再纠缠于表象讨论,而忽略本质问题,就将面临不可估量的破坏性甚至灾难性后果。

当然,不能否认城市群的价值。所谓的城市群,指的是以一个中心城市为主,依次递进,通过点、线结合的方式,围绕核心城市形成卫星城、小城镇,形成产业分工,然后通过公共交通将每个小城镇连接起来,疏散核心城区的压力。

坦率来讲,城市群在中国的发展并不成熟。中央高层也多次提出,中国的大城市规模都够大了,再“摊大饼”已经是难以为继,反观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发育又不足。

当前城镇化的重点,应该积极挖掘中小城市发展潜力,更好地发展小城镇。以及把有条件的东部地区中心镇、中西部地区县城和重要边境口岸逐步发展成为中小城市。

就十八届三中全会而言,中央的态度非常明确,未来支持的重点是放在那些吸纳农民多的小城市和重点镇,对地级市以上城市的发展非常谨慎。如允许地方政府发债拓宽城建融资渠道,背后的含义就是解决这些城市的历史遗留问题,完善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和运营。

既然如此,我认为,中央应该给县城和小城镇30年的培育期,并通过政府这只“有形的手”去推动县城和小城镇的发展。

在30年的培育期内,将会形成30万人左右的县域市,一个县域中存在3~5个重点镇,每个小城镇有10万人左右。这种城镇化格局之所以存在并成为未来的主要方向,主要是受到国内粮食安全、债务风险、产能过剩、就业压力、生态恶化和资源枯竭等多重因素的约束。

此外,(新型城镇化)政府主导还是市场主导。我认为,新型城镇化需要由政府主导。这主要是基于国情,一是政治体制,二是政府主导的规划,三是弥补市场失灵。

因为借鉴国际经验,美国城镇结构的90%的人口分布在小城镇,德国城镇结构的95%的人口分布在小城镇。从国内经验来看,长三角、珠三角之所以发达,共同点就在于小城镇,县域经济发达。换句话说,只有通过政府主导的方式,才能推动小城镇发展。

新型城镇化是一个重大的改革命题,也就意味着,必须对新型城镇化进行顶层设计。这样,以新型城镇化统揽改革全局,就能够找到一条主线,纲举目张,一以贯之地解决我国诸多久改不动的问题。

让农民受人尊重

记者:在新型城镇化的历史进程中,“三农”领域的改革该如何推动呢?

彭真怀:如果认识到新型城镇化是改革命题的话,那么“三农”领域的改革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包括上世纪80年代在内,至今,中央已经出台了15个“一号文件”推动解决“三农”问题,2014年还会出台文件。但目前,农民贫穷、农业困难和农村落后并未得到根本缓解。当然,这也同样是世界上所有国家都面临的问题。

中国的城镇化率,即使按照李克强总理曾经提到的35%左右,还有65%的农民。如何解决“三农”问题呢?那就是改革。如果能够顺利推动,那么我认为,在“十八大”上提出的新型城镇化将会是继1982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1992年提出发展市场经济之后,改革开放35年来的第三次制度创新。

如何实现新型城镇化,我认为应该进行试点。全国有2800多个县和县级市,拿出百分之一,也就是30个,包括不同地区,进行因地制宜的试点,探索出新路。

不过,新型城镇化要解决的根本问题,一定是农民收入问题、农业困难问题和农村落后问题。关键在于农业现代化,解决粮食安全问题。这个根子不抓住,其他的都是细枝末节。

从大的格局来讲,中国的农业必须区域化布局、规模化种植、标准化生产。农村、农民应该集中,土地应该是确权不确地,其中重点需要考虑的是谁来种地,谁来养猪,让农民成为一种受人尊重的职业,进行农业的大规模经营。

通过试点,需要解决的问题包括农民增收。当然,也包括财产性收入。这就涉及土地制度该如何改革。农民集中居住后,应该赋予其对房屋的产权,随后配套出台文件,允许其抵押、贷款、继承等。

最终,通过对村庄的合并,一则农民的就业安置,可以实现农民的工资性收入;二则通过农民的承包地实现经营性收入。其中,初级阶段是土地的租金收入,高级阶段是股份收入。随着工商资本下乡,农民还可以以土地入股。

除此以外,还会包括政策性收入。需要注意的是,我国的农业补贴只占农民人均纯收入的4%不到。美国是40%,日本是40%,欧盟是25%,西北欧国家是60%。

并且,我国的补贴方式还存在着严重漏洞。主要是表现在,以每个人名下的承包地,而不是以生产的粮食为标准进行补贴。应该反之,这是由于补贴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增加产品的供给。

城镇化规划的预期

记者: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已经召开,不过相对具体的落地规划尚未出台。那么对于未来的规划,你有哪些预期呢?

彭真怀:应该可以预期,规划会围绕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的原则展开,不过还是会先进行试点,因地制宜,试点先行,逐步推开,采取点、线、面的方式。这就为国家财政资金分期分批投入,和政策逐步到位,做一个很好的预留并非全面推开。

其中试点建议有,对地级以上城市提出具体办法,如消除地方债务、棚户区改造、放开社会资本等等。

对于小城市和小城镇的发展做出重点部署。如加强对县城和小城镇的扶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对于一些经济实力强的县城,会逐步放开审批条件,改县升市,赋予其相对管理权限;二是,对于经济强镇,赋予经济实力相适应的经济管理权限。

关于资金。在多元化的资金投入渠道上,中央会启动一些开发性金融或者政策性金融的启动资金作为引导,吸引民间资本参与。

关于土地。一是,在地级以上城市,可能会更多地盘活老城区和城中村、棚户区的土地资源。针对小城市和重点镇,值得期待的是农村宅基地试点,将其变为农民的财产所有权。还有农民的承包地。

关于人。中央明确将财政转移与农民落户结合起来。今后这个问题上会有明确的提法。还有对省管县的改革的问题。加强省一级政府对县一级的资源的支配,或者财政省县直接对接,绕开地级市对县级资源的挤压。

关于产业。中央会鲜明提出产业的有序转移,培育县域经济。会将城市的公共设施有序向小城市和小城镇转移。当然,也会更加强调生态、低碳城镇化的作用。

在新型城镇化的规划当中,也会提到支持工商资本到农村发展适合企业化经营的现代种养业。承包地与农民的关系,会通过租金或者股份的形式来体现,参与到企业与农民的利益共同体中。

关键的是政府发挥统揽全局的作用。正如三中全会中所讲:“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分享到:
投稿热线:010-52022212    投稿QQ:303200909    新浪微博:@名镇
邮箱:mingzhen@sina.cn     官方微信公众平台:zhongguomingzhen

二维码

中国名镇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名镇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网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上一篇:新型城镇化关键在“化人”
下一篇: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