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名镇形象 > 镇长风采 >  正文

襄阳一镇长奔波万里为村民收回失地

 发布日期:2014-01-07     作者:wangtao     来源:中国名镇网        

“为了帮我们要回这块地,母镇长走了一万里!”昨日,石庙村支部书记张居红拉着笔者的手,讲述了石桥镇镇长母运振历时3月,走遍两县三镇,行程5000公里,终于帮助他们村要回一块85亩土地承包权的故事。

地发包出去就没了

襄阳市襄州区石桥镇石庙村9组村民是上世纪50年代建设红水河水库时的移民,位于红水河对岸一块85亩的土地是该组未搬迁时的土地。1998年发包给本组村民赵乐华,每年承包款为500元,合同期限为15年。赵乐华因这块土地在水库对岸,耕种不便,所以将这块土地转包给了老河口市(襄阳市辖下的县级市)张集镇罗营村的外甥刘建波。后来刘建波又将土地转包给襄州区龙王镇上川村一村民。自该组将这块土地发包以来,承包方始终没向该组交一分钱,石庙村委会和9组组长多次找赵乐华,赵乐华将责任推向其外甥刘建波,刘建波则认为自己没有从9组手中承包土地,拒交承包款,更不愿将土地退回。于是,石庙村的这块地不仅承包没收到钱,而且承包权也要不回来了。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村民一肚子怨气,他们将状告到了镇政府。

一定要为村民讨回这块地

“这还得了,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一定要为百姓讨回这块地!”8月21日,石桥镇镇长母运振听完村里的汇报后,愤怒得站了起来。约上村组干部及部分村民代表,来到事件的关键人物——老河口市张集镇罗营村刘建波家中。

“要地没有,要命一条!”母运振刚说明来意,刘建波就耍起了横,他老婆也又哭又闹起来。母镇长压住心中的愤怒,耐心向这一家人宣传政策,做思想工作,数小时过去,说得口干舌燥,浑身汗透的母镇长得到的仍然只有那句蛮横的话:“要地没有,要命一条!”

办事不顺,母镇长想到了去找张集镇政府相关领导帮助协调,于是第二天便驱车来到了张集镇。

“我们镇长下乡了,请您稍等!”接待的工作人员了解了事情经过很客气地说。于是,在没有空调的接待室里,母镇长耐心地等了下来,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过去……下午6时,午饭没吃忍饥挨饿的母镇长被告知,张集镇镇长今天不回办公室了,请下次再来。

司机小张发起脾气要找人理论时,被母镇长拦住了。

后来,母镇长多次找张集镇政府请求予以协调配合,可是没什么成效。

事情最终圆满解决

路跑了很多,工作也做了很多,去刘建波家数十趟,做刘建波的工作几十次,去龙王村上川村多次,耐心细致做思想工作,反复多次宣讲土地承包政策,可是他们都不愿将地退还。

无奈,母镇长来到了襄州区人民法院,要求起诉。法院同志告诉他,这个事情不用起诉,地本来就是石庙村9组的,因为承包方不履行合同,承包合同早就自动废止。

得到这样肯定的答复,母镇长安下心来。可是由于土地多次转包,案情牵涉“两县三镇”,即襄阳市辖下的襄州区的石桥镇、龙王镇,及县级市老河口辖下的张集镇。为了让事情圆满解决,母镇长来回于市里区里,奔走于相关部门之间,最终获得了市区两级信访部门、法院、公安部门的支持。于9月份秋收时节组成联合执法小组,深入石庙村9组及张集镇执法。历时一月,石庙村9组村民最终要回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在联合执法组的“保护”下,将种子撒到了田里。

后来,司机小张说,他的车成了母镇长“讨地专车”,原来行程是53000公里,3个月后变成58400公里,行程万里。车跟着母镇长受了多少“罪”!

车都受了这样的罪,母镇长呢?

分享到:
投稿热线:010-52022212    投稿QQ:303200909    新浪微博:@名镇
邮箱:mingzhen@sina.cn     官方微信公众平台:zhongguomingzhen

二维码

中国名镇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名镇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网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上一篇:甘肃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力求积极稳妥 先行试点而后推开
下一篇:返回列表

top